首页 > 言情 > 他的小温暖 > 

偏见

第2章 偏见

而她,一个死了亲妈,在这个家中,跟着后妈苦苦讨生活的人,还真没有什么资格任性旷课。

暂时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和眼前这个人打交道呢。

“三哥,我,我……我来不及了!”

陆寒筱猛地向后一跳,绕过陆遥风,朝下冲去。她生怕一脚踩在陆遥风的手机上,收脚时,趔趄了一下,好在她反应还算敏捷,一手扶着楼梯,两条小短腿三跳两跳,就下了楼,出了家门。

陆遥风的手紧紧地在楼梯扶手上抓了一把,他忍住心头的气,转过身,迈下两步,从转角处拾起自己的手机。屏裂了,勉强还能看清楚,已经七点四十七了。冷而魅的眉眼越发沉,但想到以往,从陆寒筱口中说出的话,“不过是小三生的,和他妈妈一样贱!”陆遥风闭了闭眼。

陆寒筱到底还是赶上了校车,看到她气喘吁吁地在校车关门前挤了上来,陆寒婷撇了撇嘴,笑了,喊道:“姐姐,姐姐,快,我帮你抢了个位置。”

车厢里的同学都朝陆寒筱看过去,嘲笑声正待响起,陆寒筱淡淡的眼神扫过,看似漫不经心,可却压得整个车厢里一片寂静。

陆寒筱没有让陆寒婷失望,她坐在了陆寒婷旁边的空位上。她们毕竟是两姐妹,陆寒婷如此殷勤,陆寒筱也想知道,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“姐,你是不是没来得及吃早饭啊?”陆寒婷待陆寒筱把背后的书包卸下来放在腿上后,就挨近了,抱着陆寒筱的胳膊,一脸幸灾乐祸地笑道。

陆寒筱扭头看她,到底只是不到十岁的孩子,心里想什么,就算不说,脸上还是写的清清楚楚。若是之前的小寒筱,必定是看不出这么多的,还以为自己这妹妹真的对自己好呢。

但那个小寒筱早已经在感冒高烧中死去了,如今,这具小小的身体里,装的是另外一个灵魂。陆寒筱将自己的胳膊从陆寒婷的怀里抽出来,她深深地看了陆寒婷一眼,“最后一次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,你离我远一点!”

说完,陆寒筱便靠在座椅靠背上,闭上眼,不再理会陆寒婷。

她看不见陆寒婷此时脸上的表情,怔愣、惊愕、害怕,精彩纷呈。陆寒婷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陆寒筱了,之前的那个刁蛮、愚蠢、说话行事不过大脑的人,怎么变了?她说最后一次,是不是已经发现,她床头的闹铃是自己偷偷关掉的,才害得她又迟到了?

想到这里,陆寒婷心里一阵窃喜,知道了又怎样?陆寒筱能把自己怎样?她要是敢欺负自己,妈妈一定不会让她好过。谁让她的妈妈早就死了,妈妈说,能让她长这么大,对得起她了。

陆寒筱还想怎么样?难道还想活得比她要好不成?陆寒婷觉得,陆寒筱自从发高烧好了之后,脑子越发有问题了。

江市外国语学校一共有小学、初中和高中三部,在整个江市的教学机构中,实力排在前五。

当然,学费也排在前五。

陆家早年做铝合金窗户,依附房地产商做些买卖,发家之后,就进驻卖场酒店,很积累了些资产。在江市,也算得上是高门大户了。

陆寒筱和陆寒婷上完幼儿园之后,参加江市外国语学校考试的时候,陆寒婷考上了,陆寒筱名落孙山。当时,高玉凤拿到陆寒婷的录取通知单,张扬得左邻右舍,亲戚朋友人人都知道。

“都是这么教的,我也没管她,鬼知道她怎么就考上了。我还以为考上的会是寒筱呢。”高玉凤脸上的表情很复杂。

照理说,陆寒筱应该只有上普通小学的份,但陆父花了十万块钱的赞助费,还是让陆寒筱进了外国语学校。为此,高玉凤还和陆父狠狠吵了一架。

曾经,小寒筱一直以为自己是真笨,脑子不灵光,比不过妹妹,才没有考上外国语学校。如今,陆寒筱心里却很清楚,只怕高玉凤在后悔,早知道要多花十万,还不如一开始就让陆寒筱跟着陆寒婷去上外国语学校的预备班呢。

不过,十万块钱没有白花,陆寒筱上小学一年级开始,陆寒婷就在帮忙做宣传,如今到了四年级,差不多全校人都知道,陆寒筱是花十万块钱买进来的。

陆家真有钱,十万块钱,买进来读个小学。陆寒婷脸上也很有光。

第一节课是听写,语文老师刘建堂一直站在陆寒筱的旁边,看似没有看她,但刘建堂居高临下,只要陆寒筱有点小动作,刘建堂都可以第一时间看到,并责骂她。

小寒筱没少被这老光棍骂,什么“猪脑子”,“蠢得要死”之类的。

“隆冬。”刘建堂敲着陆寒筱的课桌,边报生词,边扫视全班同学,“写完了没有?下一个词:愉快,好好写自己的,不要东张西望!”

也不知道刘建堂呵斥的是谁,陆寒筱在生词本上很快写下“愉快”二字,便静静地等着,她的同桌陈奕然飞快地朝陆寒筱瞟了一眼,看到她作业本上工工整整写的生词,略有些纳闷,陆寒筱怎么都会呢?

陆寒筱从一年级开始,学习成绩就很差,每次考试在班上都是下游甩尾。她在三年级上学期时,从家里偷面包,搭台时不小心摔了下来,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。成绩就越来越差,最后就一直稳居班上倒数第一。

陆寒筱这个位置是她专有的宝座,最后一排,靠走廊的位置。班上其他的同学每周换一次位,唯有陆寒筱,从来不换。不是她不想,而是班主任说了,好位置不能让她糟蹋。

陈奕然也是周一才换过来和她做同桌的,陆寒筱抄别人作业的事,他不是没听说过,他原以为陆寒筱会偷看他听写的词,却没想到,她比自己写得还快。

“最后一个词:火辣辣。”

刘建堂刚刚报完,话音还没有落下,便一把抓起陆寒筱的生词本,看都没看她一眼,“其他的同学,都交给自己的小组长。”
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