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古代 > 穿成反派崽崽们的恶毒后娘 > 

恶毒后娘不得好死

第1章 恶毒后娘不得好死

刺啦——

“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沟里还有这样的极品,啧啧啧。”

“你赶紧的,我去外面守着,一炷香……半柱香后就到我了。”

“不准欺负娘,娘,呜呜呜……”

两道粗噶的声音紧跟着一道浅浅的小奶音在耳边微微响起。

是谁在说话?

她还没死吗?

不应该啊,她不是被雷劈死了吗?

灵魂阿飘还参加了自己的追悼会,不过追悼会上来的都是自己暗杀名单的家属。

看着他们踩碎了她的黑白照,踢翻了香炉,笑着唱跳起来。

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……”

那歌词,她还记得很清楚呢!

然而,还没等她摸清状况,就感觉到有双手在她颈间游曳,秦九月蓦地睁开眼睛。

面前一张长满麻子的肥猪脸撅着油腻的大嘴唇逐渐放大。

四目相对,猪头男愣了下。

双手被捆绑着,秦九月迅速高抬腿,膝盖顶上男人腿间,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后,男人曲俯在地上,痛苦的打滚。

同伴听到声音,闯进来,“怎么了?”

秦九月双脚落地,双手被反绑在身后,琉璃杏眸眯起来,身上激漾起戾气,朝着男人走过去。

男人随手抓起一块砖头,虎视眈眈的瞪着秦九月。

“小贱/人,老子弄死你——”

他举砖朝着秦九月的脑门扔去。

秦九月抬脚将砖头踹回,重重击打在男人太阳穴上,男人踉跄了两步,脸上有浓稠的血流下,死盯着秦九月的眼睛翻了白,直直往后倒下。

秦九月快速解开绳结,活动一下酸疼的手腕。

环顾四周,最后目光胶着在两个孩子身上,三岁半大的小女娃湿漉漉的大眼睛,稚嫩的小奶音怯生生的道,“娘……”

瞬间,秦九月脑海中涌上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。

妈耶!

她穿越了。

从二十五世纪的王牌杀手秦九月,穿越成了一个恶贯满盈,村口大黄狗见了都躲着跑的同名小毒妇!

而眼前脏的像小乞丐似的小女娃娃就是原主所嫁之人的小女儿,旁边嘴巴被破布堵住,澄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懑的男娃儿是三儿子。

娘仨人之所以落在拍花子手里,是因为原主的手帕交说卖个孩子有一两银子,能买肉。

身为一年多没尝过肉沫子的秦九月,自然就动心了。

趁着今儿家里没人在,偷偷摸摸把两个孩子偷出来卖。

万万没想到她自己也被拍花子盯上了。

一时没注意被拍花子一板砖打死,未来的秦九月就穿过来了。

秦九月不能接受这个打击。

她,好不容易在二十五岁攒够了九位数养老钱的未来富婆,哪成想成了家徒四壁,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大穷鬼!

人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?

不是人死了钱没花了,而是人又活了钱却没了。

还在悲愤中的秦九月听到,小丫头怯生生的看着自己,声音如蚊蚋。

“娘,不卖宝宝好不好?宝宝……快快长大,扛麻袋赚钱给阿娘买肉肉吃……”

秦九月走过去。

小家伙吓得向后缩了缩小身子,唯恐又要被打了,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下,砸在她自己黑不拉几的小虎头鞋上。

秦九月叹了口气。

给两个小孩子解开绑住手脚的绳索,得到自由的小男孩迅速拿出嘴里的破布,一把将没任何防备的秦九月推的一趔趄。

“坏婆娘,你走开!”

他护住旁边的妹妹小妹,两人一同手忙脚乱的爬起来。

秦九月皱皱眉头,站起来和坐着差不了多高啊。

两个小短腿。

她随手拎起江小姝的后衣领,凭借着记忆中的路线打算先回原主的家,毕竟初来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穷沟沟,最起码先找个安身的地方。

看着小妹被拎起来,江清天急忙倒腾的小短腿跟上去。

这个恶婆娘。

她到底又想做什么?

江清天眼睛红红的,紧紧的捏着小拳头。

哼!

等他长大了,他一定要把这个毒妇打死!

到了家门口。

秦九月脚步顿住,抬眸看。

这是一处农家最常见的四合院。

堂屋是老大家住,东屋是老二家住,南屋住着老三家,秦九月的婆母宋秀莲带着儿子媳妇孙子们住在北屋。

宋秀莲是江老头子的续弦,三个儿子是头一个媳妇留下的。

秦九月进去北屋。

土炕中间,坐着不良于行的二宝,江清旷。

去年夏天在河边和同村孩子打闹,被推进河里摔断了腿,之后便心灰意冷,抑郁寡欢。

“三宝,小妹,你们过来。”他看了秦九月一眼,目光里闪过阴森森的恨意,两个小家伙赶紧迈着小短腿跑过去,“二哥哥。”

秦九月看向炕上另外一人。

江谨言,原主的相公。

八岁考取了童生,被夫子称赞前途无量,几年前因战乱被抓了壮丁,直到两年前身负重伤,带着四个孩子回来后,成了半死人。

男人的面色苍白,唇瓣泛起一层皮,病态的虚弱却没能让男人精致立体的五官黯然失色,天庭饱满,剑眉入鬓,鼻梁高挺,唇棱角分明,下颌线如同斧劈刀削一般的硬朗。

倒是个长得不错的。

“九月,你带着三宝和小妹去哪儿了?可让我好找!”宋秀莲哽咽的声音比人先一步到达,随后踉踉跄跄跑进来。

老大跟着宋秀莲进来,作为大哥立刻将弟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,红着眼眶问道,“毒妇,你是不是要把三宝和小妹给卖了?你丧尽天良,你天打雷劈,你不得好死——”
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